蛋蛋虫头像

花开成雪

来源:作文吧
       

  心中的那片雪景,怎是那细弱的春风可吹融的?

  我不爱花开花落吹两岸,花香四溢的花暖鸳鸯,也不爱充斥着神经浓浓墨绿的炎夏,亦不爱秋去秋来红万枫的寒秋。我独独偏爱那冬的刺骨寒冷,抑或是那一地的简纯。

  我爱着冬,爱着雪,所以我到了贡嘎山,这个岁岁年年都披戴着白色的地方。

  一行人坐着大巴车上山,愈往上走愈发觉着寒冷,在身上又盖了几件衣服。阳光却更加耀眼。偏靠在车窗上,戴上墨黑的雪镜,放下因寒冷而盖在头上的衣帽,那铺洒在身体每一寸的阳光,暖了神经,却炙热到了心底,有点麻麻的感觉。

  不停的颠簸,白色晕眩了蓝天。

  下车,这儿的天空是浅蓝的,深深的无尽,摆布白云放置蓝天之上。听这儿的少数民族居民说,这儿几乎天天都是这样蓝天,白雪,宁静。

  我们随着防护栏及若有似无的脚印一步步往上爬着,踩着掺着路两旁大树落下树杈的雪,吱呀吱呀的脆生生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一路上看见的东西不多,却足够让我们好好惬意一番覆着世界的雪,交错的参天之树,偶尔经过的木屋以及热情的本地居民。

  终于到了一个可以小小休息的地方,据藏族的一个叔叔说,那往下的大片雪白中望不到头的浅灰色的墙便是万年冰川,蜿蜒而上,足有几十多公里呢。

  我摘下雪镜,不想再看黑色的雪。

  我迫不及待顺路而行,路上的坑洼,雪水的消融打滑没能击退我的激情。入眼的是一片白,望不到头的白,还有一座座相连缠绵千年的雪山。往山上爬,会在其中见到不少的大洞,跳下去,原来,这就是品茗了这严寒千万年的万年冰墙我轻抚上它,很凉很柔,如水一般沁入心脾,我以为将手拿开有水有滴滴答答的水流下,万没想到,却是干燥一片。往里仔细看,便看见那浅蓝里藏着一片片冰晶。

  雪景很美,遗憾的是,没有看见下雪的场景。没看见它是从半空飘零落入雪地,成了它们中的一份子,还是消失在蓝天最美的尽头里

  下山时已褪去厚重的外衣,与几个同行小孩儿打打闹闹。地很滑,不时摔几次惹得旁人大笑,或直接决定不冒险,直接坐雪地滑下去。一路欢声笑语。

  有人说写字是告别的一种形式。我想写字是铭记的一种形式。

  如果可以,我愿意放弃面朝大海,看春暖花开。,撞进白的怀抱,看花开成雪。任着时光岁月,任着白雪蓝天,委婉着幸福的曙光。